茶酒淡了辛苦

    醒来时发现窗外蒙蒙亮,以为到了5点多,起来后,开了手机,却只有4点半。衣服都穿好了,也就不再睡了,进办公室修改昨日记。不愿意太疲劳自己,过了5点后,我在办公室的床上躺下,眯一会儿。
    6点多再次起来。打印报到的花名册,打印报到提示,把收费标准和居民医保的宣传材料贴到公示栏处。女儿和葛娭毑爹孙一起到校外买早点。我想叫她们也带份给我,但终于还是没开口,回办公室泡了桶面。不到7点,校园里已经来了好几位给孩子报到的家长。这在城里看起来是很奇怪的,在山里却习以为常,因为家长有的要赶着去别处做事,有的要赶唯一的班车。来早了的家长,有的脾气不好,会朝我吼:老师怎么还没来组织报到!不过,谢天谢地,今天没有家长吼我,即使有位老师因故在8点半后才赶到学校,他们也是耐心地等着。
    来得最早的是潘会香老师,她坐雷洞下来的班车,不到7点就到了学校。我过完早后,帮女儿在潘老师处报了到。女儿见我要给她报寄宿,就不同意。接待一些咨询的家长,都是要求继续办寄宿部的——离学校太远,交通不便,天天跑,不安全,又浪费时间;留守孩子在家里,爷爷奶奶照看不了,野疯了。9点多,同吴校开始跑教学点,看报到情况。沙下点校园修葺一新,方秀丽老师正在组织报到;因为要新增二年级,我们一起谈谈人员和工作安排。文坳点暑假无人值守,校园内杂草丛生,水池子被掀翻在地,电也断了;教室已经被葛老师打扫干净,桌椅也摆放得整整齐齐;丁督导徒手扯掉一些杂草;我询问了生源情况,本学期会有一年级和学前班的学生,大约6名左右;丁督导反映部分家长希望点上为学生做中饭。云水点上的负责人潘督导正在云溪湖东岸走访学生,已经接受了三个报到的学生。他赶回点上,我们一起谈谈老师的聘用,想在村里寻找合适的人选(年轻,女性,能胜任拼音和一年级数学教学,会做饭),反复推敲,联系了一位可能的人选。
    11点回到学校。给丁督导电话,说门店进货开门营业的事。接待雷洞林如姐妹的父亲。这位肩负重任的中年男人,告诉我家里困难不能给三个孩子和一个侄女买保险。我知道他家真的太困难,于是劝他:越是家庭困难越是要买,万一有什么事,还可以扛一下;这些年一直是好心人在帮你的孩子们,我还会继续联系,为孩子们解决困难。我打开包,要给他钱去交保险,他说他自己去,走了。这个男人,在连续的打击巨大的负荷之下,仍然表现出特别的善良忠厚。
    开了小音量音乐,关了门和手机,在办公室里午休。在王菲诵念的《金刚经》里醒来,起来。女儿找进来,手里拿个小玩具,说是别人的,她也想要一个。我说不买。她说,就只要一块钱,一块钱咯。我见她说得可怜,就在办公桌上的杂物袋里寻了一张旧纸币。她拿了,蹦蹦跳跳地走了。
    下午继续报到。来校的家长比上午要少很多,我也清闲了不少。坐下午最后一班车到总支,交教师节表彰的推选材料。我和徐会计,镇小的葛校和吴会计,一起在总支龙会计指导下加班整理财务,直到19点才吃外出晚饭。
    吃过饭后,我和徐会计在路边拦便车下县城。葛校熟人多,帮着我们拦车。有一辆面的停住了,可是不到城里,司机看在葛校面子上要特意送我们去。我们当然不好意思麻烦他,劝走了他,也劝走了还要到总支继续加夜班的葛校。我俩终于又拦住了一辆白色的小车,是一个赤膊的年轻司机,一只脚架在车窗上;交谈中发现他文明,善良。司机把我一直送到了小区,又接着把徐会计送到了目的地。很惊喜的是,司机说他是金世豪老师的学生。我回家后,想打电话给金世豪,说巧遇了他的学生。因为手机更换,没有了老友的电话。给黄袍初中金日放校长电话,说说海洋的事情,也顺便问到了金世豪的电话。
    21点多,和几位朋友到无忧茶楼喝茶谈天。水果拼盘里有一种小苹果一样的果子,有少女脸蛋一样的羞红,咬一口牙齿都酸了,咀嚼后却是香甜滋润。蓝丝告诉大家这种果子叫海棠果,得到服务员的确认后,我自然越发觉得好吃。喝久了茶,几个男人就起了饮酒的兴趣,有人出去买了三小瓶50度的谷酒,服务员送来了三瓶啤酒,大家茶酒混吃,彼此戏谑,藉此消解开学季的紧张辛苦。欢声笑语,午夜方息。

返回首页

备案号:粤ICP备13027389号